双黑zaichu

〈双黑〉红粉佳人

疯狂给太太打call!!!

江岸有鱼:

*来自 @双黑zaichu 小可爱的点文
*首领宰X干部中也
*女装梗


  "去你妈的!"
  "还想让老子扮女人?"
  中也黑着脸拍掉搭上自己肩的太宰的手。


  港口黑手党历代最年轻的首领笑眯眯地看着狠甩脸色的自家恋人,一张嘴骂骂咧咧了一路终于因为口干舌燥暂时歇住,但并不妨碍持续扎到自己身上的凌厉眼刀。
  令人闻风丧胆的港黑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正谈着一场轰轰烈烈的办公室恋爱,对象不必说自是顶头上司。


  "先说好,公私分明你少给我乱来!"一脚蹬上单膝跪地的人的膝盖,中也居高临下地威胁着。
  深谙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一套的太宰治,当即猛点了头,又把中也一通狠夸,说得心高气傲的人终于柔和了脸色,压着忍不住骄傲上翘的嘴角,收了腿朝跪在地上的人伸出手。
  借了他的力站起身的男人得寸进尺地向前扑了一步,头埋进中也颈侧,柔软的橘发若有若无地拂在脸上,嗅到人身上精巧的男士香水味,中也听到一声得意的轻笑。
  摘到高树顶那一颗最甜美可口的香果后,太宰就鼓起脸一副孩子被抢了皮球的委屈样,抱怨着刚才苦等许久的不那么浪漫的告白回应:"哪有人这么粗鲁地对待自家男朋友。"
  "爱要不要。"被包在手心的手装模作样地挣了一下。


  私下不管如何小孩子脾气地争吵拌嘴,至少公务在身之时,两人都是狠辣果决的杀神,尤其太宰身居至高之位,中也日常的各项礼数也都周全得一样不落,彼此心里都有模糊的一道界线,是亲密无间的恋人,一旦跨越,便只剩分明的上下属关系。除了某时某刻一些该死的情趣,黑手党的公事公办与年轻人的热烈爱恋,从不互相纠缠。
  谁都喜欢跟聪明人谈情说爱。


  "你的下一个解决目标。"太宰把薄薄一册文件滑到中也手边。
  "山本志雄,地产大鳄。"打印纸左上角用回形针别着一张油光满面的男人照片,中也厌弃地拧起眉,这副丑恶嘴脸却也记牢不再会错认。
  "太贪得无厌的人可不会有好下场。"年轻俊美的首领轻飘飘地说下这一句。
  估计是觊觎黑手党的地皮太甚了吧,也算他倒霉。中也暗自揣度着,扯出一个讥讽的冷笑。
  他掀过几页近期行程安排,目光停留在家庭与出行的安保设置上。干掉一个赘肉横生的暴发户易如反掌,叫人头疼的只是,"守卫居然这么严密。"
  无论内部潜入还是外部强攻,都固若金汤的防护,倒是有点棘手。
  "强攻估计困难。"
  太宰眼里闪过一丝促狭的光,"我倒是有个作战计划。"
  红粉佳人。或者更通俗一些,美人计。


  尽管中原中也在办公室内脸色就极差,黑如家庭主妇用了几十年的锅底,他也是在正式下班的一刻才朝着太宰治彻底骂开。
  认真严谨且热衷于加班加点,让一干下属苦不堪言的干部大人罕见的按时下班了,连带着同样工作狂热的首领一起走了个干脆。
  届时太宰正在翻阅资料,摆钟慢悠悠地晃到六点,浑厚地撞击震颤了几声。天色尚亮,料想等待那人处理的事堆积如山,太宰只是调换了更舒适的坐姿,满是打持久战的准备,下一刻就被杀气腾腾追上楼来的中也揪着领子往门外拖。
  "下班了,跟老子回家!"
  "中也这么准时下班还真难得。"
  "那是为了腾出一整个晚上来骂你。"
  "哦我真荣幸。"
  开口又是彼此怄气的幼稚园级别吵架。


  "滚去那边。"太宰治车技太狂野,摸到车把的一刻就被中也赶去了副驾驶座,"没骂够你之前我还想活着。"
  太宰从善如流地绕过车头坐进去,侧头看着面色阴沉的恋人熟练地调节座椅和反光镜,好看的唇紧紧抿成一线。
  "安全带。"察觉到太宰肆无忌惮的目光,中也凶巴巴地投过来一眼,冷声冷气地说,手下换挡换得咔咔响。
  窗外的树木在飞快后退,晃得人眼晕。太宰于是闭目细听车内正播放着的爵士乐,鞋尖轻敲车垫打着节拍,欣赏且陶醉。
  他留了沉默的空隙,狭小的空间里,仿佛能听见并不那么聚精会神开车的漂亮司机内心,理智与相当恶劣的小脾性的抗衡。
  中也一定会忍不住先开口的。


  "喂太宰,你是故意的吧。"
  中也本就窝火得厉害,加之瞟到太宰非但没有扪心自首的意思,反而在相当惬意地享受生活,仿佛乘车去赴一场闲散的旅行,语气尽是不善。
  "中也指什么呢。"争吵的话题一旦被挑起,息事宁人就再轻易不过,充其量多受点皮肉之苦。
  还愿意幼稚地同他拌嘴,就代表对方没有动真格地生气。极赋经验的暗杀者自然知道铜墙铁壁的安保,硬闯是天方夜谭,他此刻怒火中烧仅仅是女装的心理障碍一时难以跨越而恼羞成怒,只要太宰心甘情愿给他揍一顿撒个气,中也有了台阶下,任务再怎么荒诞丢人,也绝对是保质保量完成。
  "明知故问。"中也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攥拳直直地朝太宰侧脸打去,料定车内定不够他弹跳后撤。
  太宰眼明手快地放平了座椅,舒适地躺倒,眼看着凌厉的一拳打进自己腹部上方的空气里。


  港口黑手党的情报部十分的有手段,搞到手的日程安排只会比地产巨头的私人助理更详尽细致。
  他来横滨商谈,若迟迟等到聚会当天才设法接近,傻子都该猜到是蓄意为之了。贴近猎物,要从飞机刚落地那一刻起。


  中原中也轻轻挽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瘦削男人等在机场。他可怜的临演搭档已经站得嘴角发软,在强劲的冷风下依旧汗流不止,颤巍巍地从怀里掏出一块素白手帕来,满头满脸地擦着汗。
  松下作为山本在横滨的合作伙伴,虽说名下公司也有着可观业绩,却是大多靠着投机取巧趋炎附势,为人怯懦无能得很。一夜被人破窗而入,一把阴冷的匕首贴近脆弱的大动脉,他直接瘫软在沙发上,禁不住三两句胁迫就哭爹喊娘,只是连连点头,什么都答应下来。
  "废物。"中原中也利索地收了刀子,揪着他的衣领朝边一甩,卷了他柜里几瓶好酒扬长而去。


  眼看着不久前拿捏自己性命的年轻死神正披散着夺人目光的微卷橘发,细嫩脖颈上系着黑丝飘带,酒红色连衣裙纤细的吊带映衬着白皙肌肤,本就细长笔挺的腿还用精致的高跟鞋翘起来。虽说身材不够有料,一旦对上他蓝的叫人发颤的眼眸,任谁都会拜倒。
  尽管四周有人向他偷来艳羡的目光,松下丝毫没有美色在怀的欣喜难耐,反而如坐针毡,被用刀尖指着威胁的恐惧仍在心里阴云密布。
  远处人群骚动起来。被一帮高大魁梧的保镖护在当中,山本不急不缓地迈着步子走来。松下一脸谄媚地迎上去,却被挡在包围圈外,正手足无措,听得山本拿腔捏调地斥责了一众保镖,才从让出的一条道挤到山本身边。
  中也没有松开挽着他的手,在穿过面相凶神恶煞的保镖之际,便已知对方并非等闲之辈,这一分神,倒被挺翘的高跟鞋绊了个踉跄。
  山本伸出肥厚的手掌扶了他一把,紧接着贪婪的目光无所顾忌地从上到下将中也舔舐了一遍。
  人渣。中也在心里恶狠狠地咒骂,却还得微弯双膝,牵着嘴角违心地夸赞一句,"谢谢,山本先生真是绅士风度。"
  山本满意地摸摸腹部绷紧的衬衫,咂咂嘴去问松下,"从哪儿搞来的女伴?"
  松下低着头支支吾吾,冷汗直往外渗。
  "哈哈,不说是吧。"山本露出油腻的笑容,视线一直在中也身上游走,"我知道,这种人间极品都得藏着。"
  "哈哈哈,是啊。"松下尴尬地陪笑了几声,又是一番客套的嘘寒问暖。
  山本明显心不在焉,全都含糊应付了事。早有豪车候在机场口,山本赶了几步,殷勤地拉开车门将中也请上去,托着他的手,还胆大地隔着手套摩挲了几下,自己肥大的身躯随后也扭动着钻进车内。松下绕了半圈,从另一侧坐进后座。看着前座二人畅快地谈笑风生,自己却与两个精干壮汉挤在一起,非但不惋惜,反而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
  中也虚情假意地与山本调笑,心里却满满的都在盘算如何将油头粉面的男人千刀万剐。若不是旁人太碍事,自己难能全身而退,男人能肆无忌惮揩油到现在?


  殊不知抱有同种恶毒想法的还有一个太宰治,正面色阴沉坐在机场茶餐厅里,蹭在中也身上的不安分的手像砂石刺进他眼里,堪称性骚扰的目光更让他动了直接戳瞎山本双眼的念头。来清扫被捏碎的茶具,打工小妹大着胆子偷瞄了俊美又暴戾的男人一眼,被太宰双目几乎喷火地一瞪,含着泪都快给他跪下了。
  "首领,您怎么了?"随同来督察的芥川不明所以,在太宰耳边低声询问。潜入显然成功到极点,年轻且未经人事他想不通向来什么事都好像不放在心上的首领火气从何而来。
  中原中也,他要是死得好看你就完蛋了。太宰治在心里发狠。


  骗取一个只带了眼睛没有带大脑的男人的好感与信任,是天底下最轻松简单的事。
  不管是山本还是中也,松下都被干脆地踹开了。在旁人眼中理当消沉阴郁的他,在与中也分手后却是一副欢天喜地送瘟神的模样。山本更是明目张胆地摆开一副泡美人的架势,捧来的鲜花和珠宝让人眼花缭乱。
  "女人不能用钱砸。"频繁的外出约会的某一餐,山本悉心地切好一盘牛排,中也道谢后接过盘子,白净的一双手又被他借机暧昧地摸了几把,"我还是有点懂浪漫的嘛。"
  中也含笑附和,目光扫过山本领口胸膛,惹得对方做作地咳嗽几声,忙理正衣襟冲自己微笑,自己却在积极地思虑该如何下刀才死得最遭罪和漫长。


  "我去你妈的。"
  餐厅角落埋头吃蟹的黑发男人突然爆出一句粗口,把他对面的芥川吓得不轻。
  干脆利落地解决掉这个碍眼的人绝对是太宰的第一目标,借由此事一睹不管他软磨硬泡多少次也无法说动的中也穿女装则纯粹是一己私欲。但对方贪图美色的程度远超太宰想象,居然当众铺开阵势跟他抢人,那就不是一个死交代的了的了。
  首领的眼光越来越凶狠,盯得身经百战的芥川都暗自发怵。他知道首领是来盯中原干部的梢来了,但这严防死守的程度也令人咋舌。要不是太宰业务熟练,避人耳目,他俩估计得被当成跟踪狂关进警察局蹲他个十天半个月。


  商谈会后的酒宴恰巧摆在山本下榻的酒店会客厅,松下不知所踪,中也理所当然地挽着山本出席,不知博了多少眼球。前来聚饮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人多口杂,他惊人的保镖团队不能堂而皇之地将他再度围护起来,只好分守在各处入口,也算是尽职尽责了。
  而山本似乎是铁了心要在商场得意的一晚与追了许久的美人共度良宵,早早地四处寒暄后被前后几名壮汉拥着上了楼,临走还朝中也笑得满脸油星。
  中也闲散地逛过一圈,挡掉色胆包天的男人低劣的搭讪,终于搁下酒杯。前往客房的路虽说不乏保镖把守,他却走得顺风顺水,甚至还有识相主动让开道的。他绷着脸上端庄的表情,心底却因为即将大仇得报而被激发出强烈快感与兴奋。


  推开门便有一团黑影饥渴地扑上来,男人粗重的喘息近在耳侧。中也轻推他,在炙热的目光注视下,手法色情地撩开柔曼的长裙,腿根处的绑带上缠着一把短匕,寒光一闪,原先旖旎的氛围瞬间凝固。未等人反应过来张口呼救,中也就着高跟鞋尖利的鞋跟爽快地赏了男人一脚飞踢。本就沉重的力道掺杂尖锐痛感,后腰磕在桌角的山本直接咳出血来,抬眼锋利刀刃已经横在脖颈,冷光映着中也漂亮阴冷的面容。


  山本死亡的消息一直拖到四天后才被放了出来。
  "死者山本志雄,生前是知名的地产大亨,在商谈酒宴当中突然离席,后被发现死于酒店楼上一客房内,死状惨烈......"
  女主播波澜不惊地播报着,屏幕上切出几张模糊的照片,隐约可见血肉交缠。
  "一刀割喉算便宜他了,我还废了他双手双眼。"中也盘膝在沙发上翻阅最新的赛车杂志,说这话时语气平淡得仿佛在便利店买一袋盐。
  太宰略有些委屈地缩在一边,他抱着被子已经睡了四天沙发,连床边儿都没挨到。


  "中也。"
  "少来,还没原谅你。"
  太宰百折不挠地往中也跟前凑了凑,破天荒地没有被一掌挡回来。
  "你说说他都碰你哪儿了?"
  "手肯定摸过不止一回了吧。"
  中也哼了一声并没有推拒,太宰便像得了许可般更加肆意妄为。
  等全身上下都被撩拨了个遍,中也才拍掉太宰四处游走的手,慢悠悠地起身:"晚上冷,自己加层毯子,睡客厅别着凉了。"
  太宰有些扫兴地盯着他:"有人说过你很冷漠吗,美人儿?"
  中也慷慨地给了他一个惊艳的笑容,"还没有,宝贝儿。"

评论

热度(160)